分享按钮
详细内容

《潜伏》主人公原型是被称赞“密使一号”的福州人

《人 民周刊》罗日丁 

  他是《潜伏》主人公原型,他是被称赞的中G“密使一号”,他是福州人吴石。他为了信仰、为了使命,他选择把情报传递出去、继续潜伏。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被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直到近几年,随着相关档案的解密,“潜伏”的英雄们才逐渐浮出水面。 

   他是《潜伏》主人公原型

  

  吴石将军(左)、《潜伏》中的余则成(右)

  2009年《潜伏》霸屏荧幕,已经是11年前的事了,电视剧Z 后一集,余则成被带到机场准备撤离T湾,身陷囹圄时意外与翠萍重逢。两人近在咫尺,却只能四眼相望…… 

  为了信仰、为了使命,他选择把情报传递出去、继续潜伏。 

  1950年6月10日,余则成原型--我党打入国M党Z 高J别情报人员吴石中将,和陈宝仓中将、女地下党员朱枫、吴石部下聂曦上校一起被执行枪决…… 

  然而,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被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直到近几年,随着相关档案的解密,“潜伏”的英雄们才逐渐浮出水面! 

  1945年抗战胜利,吴石随Z队接收上海。与影视剧中的余则成一样,在看透国M党Z府本质后,吴石对共C党渐生好感,那段时间,他频繁接触吴仲禧(吴仲禧抗战前夕秘密加入Z国C党,长期潜伏于国M党军中从事谍报工作,官至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军法执行监)1947年4月,吴石成为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1号人物…… 

  在渡江战役打响之前,我军曾收到一份绝密情报--蒋J石的长江布防图。这份情报内容非常翔实,图上标明的部队番号细致到团,每个团的防御部署都非常清晰……而冒死提供这份机M文件的,正是吴石将军。在那段关键时期里,吴石不顾生死,频繁传递情报。 

  1949年8月14日,已在福州任职的吴石,突然接到蒋J石的急电命令,任命他为国M党G防部参谋次长,并马上赴T湾任职!在此之前,国M党G防部有几百箱绝密档案,要从福州转往T湾。吴石冒着JI大的风险,把这批绝密档案扣了下来。 

  然而,此次吴石被紧急派往T湾,是因为这一举动暴露了吗?他心里没有底。但这JUE对是一次拿生命做赌注的巨大冒险,去往T湾之前吴石与吴仲禧见了ZUI后一面。吴仲禧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我曾请他考虑到T湾去是否有把握,如果不去,也可以就此留下,转赴解放区。他坚决表示,为人民做的事太少了,现在既然还*有机会,个人风险算不了什么。” 

  为了获得蒋J石信任,吴石选择携夫人王碧奎和年龄尚小的一对儿女前往T湾,将大儿子和大女儿留在了D陆。赴台前,Z共华东局给他的代号是“密使一号”。

  赴台后,他担任“国防部参谋次长”中将军衔。 

   他是被称赞的 “密使一号”

  

  《赞“密使一号”》 

   “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这是毛Z席赞“密使一号”的诗文。 

  “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 这是“密使一号”奔赴刑场时吟诵的一首诗。  

  1949年10月下旬,解F军先后发动了夺取福建沿海金门岛和浙江沿海登步岛的战斗。此时,新中国成立不久,解F军战士仍十分缺乏海战经验和装备,而国M党的空军和海军还保持着很强的作战能力。两场仗打下来,我军部队损失惨重,死伤人数众多。 

  这一结果震动了正忙于建国事务的毛Z,他痛心疾首地总结说道,这是解放战争以来第一次不应有的损失。在这种形势下,中G中Y向华东局发去了一封紧急电报:派出特别联络员赶赴T湾,启动“密使一号”! 

  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吴石与女共C党员朱枫在T湾秘密会晤7次,吴石将拍摄有《T湾战区战略防御图》等绝密资料的微缩胶卷交给朱枫。这些极为重要的绝密情报中,包括敌人相关防区驻军番号和人员概数以及飞机、大炮、坦克数量等。 

  1950年1月,T湾地下党组织Z高领D人蔡孝乾被捕后叛变投敌。他供出了朱枫,更供出了千余名地下工作者的名单资料。身居高位的吴石虽然没有彻底暴露,可他为了保全同志,动用自己的权力为朱枫签发了一张《特别通X证》,安排她搭乘军机飞赴舟山。然而不幸的是,已飞往舟山的朱枫,虽然离祖国D陆仅只有一步之遥,仍没能逃出国M党特务的魔掌!那张《特别通X证》也成为吴石“通共”的直接证据。 

  1950年3月1日晚,吴石在家中被捕。在保密局监狱里,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中将受尽百般酷刑!他浑身是伤、腿肿得很大,一只眼睛失明……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吴石写下了2000多字的绝笔。文章末了,他给自己的儿女留下遗言:所望儿辈体会一生清廉,应知自立为善人,谨守吾家清廉俭家风,则吾意足矣…… 

  1950年6月10日,一生爱国忧民、清正廉洁的吴石将军,与他的副官聂曦、陈宝仓将军、朱枫被特别军事法庭判处S刑。 

  1950年6月10日下午,台北马场町刑场被阴霾笼罩。全副武装的宪兵押着4名五花大绑的“犯人”下了囚车…… 

  然而,这场杀戮不是开始亦不是结束。自蔡孝乾叛变后,在T湾的地下党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岛内大批地下党员被逮捕杀害,1100多位潜伏在T湾的英雄牺牲…… 

  “吴石案”是一桩震惊国共两党Z高层的特大事件,除有限的知情    人外,双方都秘而不宣。

   1973年,周ZL力排众议要为吴石申请“革*命烈士”称号,在毛ZX的支持下,国W院追认吴石为“革*命烈士”。周ZL在病危之际曾说,我党不会忘记在T湾的老朋友,其中提到两位,一位是当时还健在的张学良将军,另一位就是已经牺牲的吴石将军。 

  1993年,吴石夫人王碧奎女士在美国洛杉矶逝世,同年,吴石与夫人的骨灰被送回祖国D陆,1994年合葬于北京福田公墓。 

   他是福州人吴石

  

  最后一个生日和家人的合影 

  吴石原名萃文,字虞薰。1894年8月,吴石生于福建省闽侯县螺洲吴厝村(今福州仓山区螺洲镇吴厝村)。 

  1911年,吴石与少年好友吴仲禧一道参加福建北伐学生军,参加辛亥革*命。他在武昌预备军官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前后受业4年,与白崇禧为同期同学,吴石被称为“保定军校状元”,他无论年终考试或毕业考试总是全校第*一。 

  1929年,吴石以福建省军事参谋处处长的身份,受福建省Z席方声涛指派,东渡日本留学,先后就读于日本炮兵学校、日本陆军大学,毕业成绩也都名列两校第*一,被称为“十二能人”:能文、能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能英语、能日语、能骑、能射、能驾、能泳。 

  1934年,吴石毕业回国后任参谋本部厅长,专门负责对日情报工作;武汉会战前后,蒋J石特地每周召见吴石一次,详细咨询,深深嘉许。 

  1940年初,吴石重见相隔20余年的老友吴仲禧,当时吴仲禧在韶关任国M党第四战区长官部军务处处长和韶关警备司令。 

   吴仲禧已于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秘密加入Z国G产党。在抗战的几年里,吴石经常流露出一种愤懑、失望的情绪。一方面,他想在抗R战争中扎扎实实地做一些事情,渴望自己在军事上能学有所用、用有所成;另一方面,他又逐渐看透了国M党内部的腐败,官场的勾心斗角,意识到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这个局面。 

   吴仲禧后来回忆说:“吴石对共C党人是有好感的。他读过毛ZX的《论持久战》等军事著作,在武汉珞珈山听过周ZL的演讲,还同叶J英等人有过交往。” 

  1947年,吴石开始向共C党靠拢,并逐步成为共C党潜伏在敌方的重要人物。 

   寻访吴石故里

  

  吴石塑像 

  福州南台岛面积有140多平方公里,螺洲镇坐落在南台岛南面的乌龙江北岸,古时也称“百花仙洲”。 

  螺洲古镇名贤众多,螺洲自古为文脉宝地。明清两朝五百余年间,登科中举不断,共出举人171名、进士33名、武举12名,晚清名臣李鸿章题词“冠带今螺渚,诗书古颖川”,实非过誉。 

  “密使一号”吴石将军故居,就在吴厝渡口西侧约五十米处。吴厝村吴厝江乾埕1号,吴石故居外墙添加了许多“红色教育基地”之类牌子。 

  后人为了缅怀他,特在吴石同志故居处建立了吴石革*命纪念馆。吴石同志故居和纪念馆,虽然简朴,占地不多,故居和纪念馆加起来还不足两个篮球场大。 

  站在塑像前怀念、惋惜、悲愤,一起涌上心头。悲的是他因叛徒C卖,牺牲在黎明之前;惜的是这位饱含赤诚、文武双全的人在关键时期陨落;念的是他英勇无畏的战斗身影和儒雅睿智的音容笑貌。 

        在吴石同志塑像左右两侧各有一棵如卫士般肃立的香樟树,它们枝干粗壮笔挺,直冲云天。一阵春风拂来,树叶如同闽江上的波涛,推来搡去,一波一波的,闪着绿粼粼的光,摩挲轻轻发出的“沙沙”声,仿佛是在召唤吴石同志再像他小时候那般,爬上它们的肩头,去眺望闽江之水,去与知了、鸟儿亲密对话,去捕捉那天上聚散的云彩。 

  身后,是八闽儿女的母亲河闽江。此处三江汇合已近入海,江面变得特别宽阔,水流变得特别静深。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母亲河的哺育下,吴石同志的性格品质和精神风貌极像这水。他怀有一颗上善若水的大爱之心,他有江河般宽阔的胸怀和眼界,他如江水般清澈纯洁。 

  《潜伏》中余则成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的故事,需要有人听,然后他们再讲给他们的孩子听。”今天,就把他他的故事讲给我们的孩子听吧! 

  综合新华网、光明网、中国新闻网、中国新闻周刊、北京卫视、福建法治报、福建广电新闻、福州日报等。(来源:新浪网—蚂蚁全媒体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文化教育 >> 《潜伏》主人公原型是被称赞“密使一号”的福州人
返回顶部 分享按钮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