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详细内容

郑克律师:敬业和专业是律师执业之本



    理解一个人可以从他脚下走过的路开始。每天早上8点半前赶到律所开始一天的忙碌,晚上回到家后如果没有其他事就继续研读法律条文。在这条“清苦”的人生路上,他就像在荒漠中孤独行走的“苦行僧”风雨无阻地跋涉了20多年,披荆斩棘,乐在其中。

    当过民警,在区委办公室工作过,直至如今成为律师,“勤奋”二字始终与他的人生如影随形,成了他领略事业无限风景的登高梯。

    他,就是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克。一位怀揣朴素法治信仰,一直视敬业和专业为律师执业之本,并将其作为自觉追求,还有着一副热心肠的法律人。

   从警察到律师,无悔的选择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掀起了蔚为壮观的“文学热”。当时的郑克也对文学感兴趣,尤其喜欢看小说,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有一本杂志叫《中篇小说选刊》。因此,高中毕业填报志愿时,他本打算报中文专业。然而,已经入读中文系的哥哥却劝他换个专业,说未来国家发展需要法律人才。就这样,他最终选择了宁波大学法律系。

   为此,他还郁闷过一段时间。

   1991年大学毕业后,郑克想去法院工作,却因故错过了招新时间,机缘巧合下成了一名警察。

   至今,郑克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他有点失望地从法院出来,忽然发现后面就是公安局的办公楼,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前去询问是否招人。在走廊里,他碰到了一位副局长,对方了解了他的学习情况后,让他回去等答复。没过几天,公安局的政工部门便专程到学校了解情况。然后,他就到公安局上班了。

 “5年的公安工作,我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宁波话,这是我日后在宁波从事律师工作能够与当地委托人顺利交谈的基础。另外,就是养成了仔细的工作习惯。”郑克说。当年的宁波还比较闭塞,不少老百姓还不会讲普通话,也听不懂普通话。他还记得,有一次跟同事闲聊,同事说他的父母基本不看电视,因为听不懂普通话,“这令当时的我非常惊讶”。

     1996年8月,郑克辞去警察之职,到宁波市北仑区委办公室工作,前后有5个年头,一直做到科长。那时的他还没想要离开体制内去做律师,直到一次意外事件的发生。

   “我是1999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当时职业规划虽已开始动摇,但尚未下定决心。”郑克说。就在那时,他私下与另一个区的一家国资所接触的事被这个区的司法局知道了。司法局一看这位31岁仕途可期的科长,却动了要做律师的念头,怀疑他是不是被组织上 然来到北仑区委组织部调查。“这样一来,我想做律师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恰巧当时又迎来中层竞聘,单位领导问郑克是否真的有意做律师。“我想,自己这时已经没有犹豫的空间了。”左右权衡之下,他最终提交了辞职报告。

    就这样,2000年郑克踏上了律师之路。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转眼已是20多年过去,虽是几经辗转之后做的律师,并且当年在区委办的很多同事后来都纷纷走上领导岗位,发展得很不错,但是,回顾自己当初转行做律师的决定,郑克表示并不后悔,他觉得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一个人能从事自己真心喜欢的职业,是一件幸福的事。”他说。

    走专业化之路,深耕房地产与建设工程

    专业化,让律师走得更远。

    时至今日,郑克深耕房地产与建设工程这一法律服务细分市场已经十几年了,现在还担任着大成不动产与能源委副主任一职。

     和许多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律师一样,刚入行时他也是什么类型的案子都接,专业细分并不明显。“那时律师走专业化之路的现象并不普遍。我执业的宁波市当年的产业细分也还不明显。”郑克说。法律服务市场细分是律师专业化的经济前提。

    他表示,是客户的需求成就了他后来的专业化方向选择。大约在2006年,他接手了一起很小的建筑材料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在工作过程中,他发现房地产与建设工程法律服务涉及的政府部门很多,法律法规繁琐,争议复杂。“这意味着它的专业门槛较高。”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们的法律服务水平却并不符合市场期待,可以说欠缺很多。由此,他看到了其中广阔的学习和开拓空间,之后便逐步将自己的业务方向聚焦到了房地产与建设工程领域。

   十年磨一剑。如今的郑克已成为该领域一位出色的专家型律师。

   谈及律师专业化,他说,“我的基本认识是:首先,从业初期不必过度强调专业化,应该尽量地多接触一些包括刑事、行政在内的各类案件,以拓展知识面,这对以后走专业化之路很有帮助,比如,处理房地产与建设工程业务也会遇到刑事、行政方面的问题。其次,执业到一定年限后应当积极向专业化转型,它是提升律师法律服务水平与核心竞争力的必然要求。”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投身律师事业的这些年,郑克见证了这些年中国房地产经济的飞速发展,也感受到了与其相关的法律服务市场的显著变化。

  “日益丰富多样的投资模式带来了工程项目的复杂性,对房地产与建设工程专业律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说,这也倒逼着律师必须在不断的蜕变中实现自我成长。“多年下来,我国房地产与建设工程领域的律师,业务更专深了,竞争也更激烈了。比如,在以往的工程案件中,工程造价的司法鉴定更多依赖于鉴定机构,而现在,律师基本得全程参与工程造价鉴定的材料组织、现场勘验、计价标准或计价方法的确定、工程量的审核、工程规范的运用等工作,参与深度大大增加。这种压力最终转化为动力,促进了律师专业能力的提升,由此,在该细分领域,中国逐渐涌现出了一批专家型律师。”

    为适应这种变化,郑克和团队在不断总结经验及学习别人长处的基础上,对自己的法律服务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房地产与建设工程专业涉及法律法规多、更新快,为此,首先团队要求成员始终保持学习的习惯。“去年,皇家特许测量师协会邀请我入会,我觉得是很好的学习机会,便参加了该协会。”郑克说。其次,要求成员时刻关注有关文件精神,把握行业动态。再者,就是要求每个人对待工作要细致、再细致。案件首次开庭前,他们一般都会根据原告诉请和被告答辩,从审判者的角度对案件争议进行总结,并提出一份案件争议焦点庭前意见供法庭参考。郑克表示,现在法院“案多人少”,首次开庭前法官往往难以对案件进行深入研究,提供案件争议焦点庭前意见的目的是帮助法官归纳案件争议焦点和理出审判思路,以提高庭审效率,也有利于己方观点被法官理解和接受。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与律师事业结缘的20余年里,郑克和团队在多个方面都取得了亮眼成绩:业务量稳步增长,承办了包括合同金额超20亿的项目、涉及人群近400户的纠纷在内的不少精品案例,并且,其中的多起案件最终实现的利益都远超客户预期。

    此外,他们对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金融不良资产处置、矿业纠纷处理,亦有独到经验。郑克曾和团队代表不良金融债权人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最终原判决的工程款债权总额被减少500万元。在一起矿业纠纷案件中,委托人起初的期望值是4100万元,经过努力,他们最终为其拿到了1亿多元,超额实现了委托人的预期目标。

  “无论是不良金融资产处置,还是矿业纠纷处理,都非常复杂,对律师的专业能力和综合素质要求都比较高。”郑克说。如今,矿业纠纷作为不动产纠纷的一类,已成为他们团队的重点业务之一。

   重细节与创新,助力行业发展

   小细节,有大力量。

   郑克和团队这些年之所以能打下不少漂亮仗,除了拥有一支素质优秀、受案有担当、技术上乘的律师队伍,还有一个“秘诀”就是:重视细节。他们对待工作的严谨细致,给不少客户留下了深刻印象。

    2004年,最高院出台司法解释,规定建设工程案件按普通管辖处理,引发了不少争议。

    郑克和团队曾承办这样一起案件。

    总包施工单位A公司,分包施工单位B公司,工程结束后在结算中发生争议,不曾想双双被推上了被告席,B公司的银行账户也被冻结。“A公司很不理解。”郑克说,首先,案涉工程所在地是浙江宁波,原告却在江苏常州起诉;其次,原告不是B公司,而是他们根本不认识的“第三方”,各类工作资料中也找不到原告的签名。随后他们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但很快遭到了驳回。原告声称,B公司将工程转包给他了,自己将A、B两家公司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因为B公司是江苏常州的企业,所以江苏法院有管辖权。

  “管辖权异议被驳回后,A公司找到我们,既急又气。他们觉得这个案子江苏法院是管定了的。”郑克说,A公司打算上诉。

     介入该案后,郑克先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随后便赶赴江苏。在实地调查中,他们详细了解了原告的工作简历、婚姻登记等相关情况。通过一系列的细致工作,他们发现原告一直从事缫丝业,并没有工程施工经历;同时,证实了原告和B公司的项目负责人系女婿和老丈人的关系。事实真相由此浮出水面——原告和B公司之间的转包关系压根儿就是虚构的,其实就是老丈人为了案件的管辖权让女婿告的自己。

    尽管有了完整的证据链,二审时,为谨慎起见,郑克和团队不仅向常州中院提出了听证申请,还经常与二审法官电话沟通。最终,常州中院撤销了一审裁定,将案件移送江苏宁波北仑法院管辖。

    B公司见案件的管辖权被移交,便主动提出愿与A公司协商解决。

    在该案中,郑克和团队面对工作的仔细和认真,得到了A公司的高度认可。“多年后相见,他们还提到了这起案件。”郑克说,言语中满是欣慰。

     在另一起工程结算纠纷中,委托人被索要800多元的工程款,郑克和团队也是通过大量细致严谨的工作最终证实,该委托人不仅不欠原告钱,并且,因为此前两次垫付农民工工资,其实际支付的钱已经超出了应该给原告的钱。随即他们代委托人提起反诉,最后不仅800万的诉请被驳回,法院还判决对方返还此前多付的100多万元工程款,并赔偿利息。

    一叶知秋。这只是郑克和团队经手的众多案件中的两例,却足以看出他们的工作风格和专业实力。

 “严谨细致是一种工作态度,也是一种工作能力。”郑克说。

郑克和团队的专业,还体现在他们的创新能力,以及灵活解决纷繁复杂的实际问题的能力上。

建筑纠纷案件,因为其中涉及的工程造价、工程质量等专门问题需要启动司法鉴定,再加之上诉率高、再审申请率高、当事人服判息讼率低,往往耗时较长。郑克团队曾对此进行过统计,以浙江省某中级人民法院为例,该院2016年-2019年一审判决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审限最短的为352天,最长的为840天。漫长的审理期限常会给索要工程款的一方造成沉重的资金负担和连锁诉讼,严重的甚至会导致其濒临破产。为缓解被拖欠工程款一方的压力,郑克和团队在业内较早提出了先行判决的代理思路,即对发包人拖欠的工程进度款,或发包人、承包人无争议的工程竣工结算金额,申请由法院就事实清楚部分先行判决。

    在一起矿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中,他们充分运用“预期可得利益索赔”的规定,得到法院判决支持6400万元,超额实现了委托人的预期。

    在办理房地产案件中发现有不符合法律法规的当地规定,郑克和团队也会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建议修改,助力放管服改革。比如,从2002年开始,国务院发布的相关决定中已明确取消了交付前综合验收作为房地产交付法定条件的规定。但是,在2018年代理的一起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郑克发现某地住建部门仍在实行商品房竣工综合验收,并将其作为开发商交房的条件。“这无疑冲击了市场监管部门制定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示范文本约定的交房条件,而且加重了开发商的负担。”他说。为此,案件胜诉后,他们立即建议当地市级住建部门贯彻国务院废止商品房竣工综合验收的规定。


    做最好的自己,热心回报社会

    这世界上最好的投资,是投资自己。

    在郑克看来,一个优秀的律师,除了要志存高远,还应该是讲政治的人,不犯政治错误;讲法律的人,严格遵循法律规则;懂商业的人,具备市场意识和经济观念;最后,是有文化的人,要学习历史等其他学科的知识。

     另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因此身体健康是第一重要的。“近年,新闻中不时传来律师猝死和英年早逝的消息,对我触动很大。人一旦没有了健康,也就没有了事业,更没有了家庭幸福。”郑克感慨道。为此,闲暇时他就投身运动。他是滑翔伞爱好者,对骑车、打篮球等也都比较喜欢。

  “随着年岁渐长,和执业年限的增加,让我明确了生活、工作的秩序。身体健康最重要,其次是家庭幸福,之后才是事业。”他说。

    生活中的郑克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他们家小区附近有个篮球场,因为没有灯光,晚上常有学生借着路灯甚至电瓶车车灯在投篮。看到这一幕的郑克便买了一盏太阳能灯,挂在篮球场旁的围杆上。

    一向热心公益事业的他,还积极参加业委会的工作,春节期间给值班保安发红包,积极参加捐款等。

    2020年,一起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家属通过朋友找到郑克咨询法律问题,虽然交通事故案件不属于他的执业范围,郑克还是赶到了赔偿谈判现场。交通事故死者是一位外卖小哥,留下二个孩子,一个7岁,一个5岁,妻子也是普通务工者,死者的父母均年事已高,经济来源主要依赖于死者。“我到现场时,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从外地赶过来舟车劳顿累了,二个小孩躺在沙发上,满脸的落寞和难过。”郑克回忆说。眼见着两个这么小的孩子突遭丧父之痛,他实在不忍多看。回到家后向妻子说了这件事,妻子也非常同情。第二天,他便专门驱车给孩子们送去了两个红包,各5000元,并勉励他们,不要消沉,要努力读书改变命运。

  “以后有困难我也愿意继续帮助。”郑克说。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如今,法治中国号巨轮正开足马力、劈波斩浪,驶向广阔天地。未来,沿途还有更多美丽的风景,等待着郑克这样的法律人去一一建造。文/彭川


首页 >> 新闻中心 >>健康生活 >> 郑克律师:敬业和专业是律师执业之本
分享按钮